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梦姑  

2014-07-02 16:32:44|  分类: 闲敲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梦姑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近来因“梦”屡次麻烦度娘,于是偶尔中就搜到了“梦姑”这个词,打开来,也就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个青春年少的青葱岁月。

仿佛记得,那是我三年级的时候,长得唇红齿白,加上成绩班上占前三,算得上是一表人才,故此深得同学和老师喜爱。其中就有一个村支书的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完全是吸收了她母亲的美丽基因),偏偏老师又把我们编在同一桌,本以为是冤家路窄,“三八线”(在课桌中间和座位上划一条粗粗的粉笔线,以此誓明男女授受不亲,免被同学笑话“两小夫妻”)老死不相往来;不想都是农村孩子,读书迟,岁数大,情窦初开时,她性格却是相当温柔,对我说话也是轻言细语,还时不时地利用家里优裕的经济条件,给我塞东塞西,比如煮鸡蛋、小水果什么的;而对我最具吸引力的,是她家的一大柜书籍。

我见过她老爸,一块瓦脸,一张大嘴,两瓣兔唇,矮挫如冬瓜,看了都让人恶心,却又不得不佩服他讨了个国色天香美女老婆的能耐,同时对他拥有我渴望的那么庞大的知识宝库心怀觊觎。在我的怂恿下,她于是从家里偷了时下流行的武侠书来给我看,而金庸的《天龙八部》就是我当中看得最热烈最入迷也是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本,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就躲在课桌下偷着看,因为成绩好,作文棒,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她时不时地用课本和身体给我打掩护,我那时对这些“新鲜宝贝”真是如痴似狂,日以夜继,为此,奠定了我爱好文学的基础并最终走上了文学的道路。

在《天龙八部》中,那么多角色,慕容复为复辟大计抛家为国,武艺超群,最有心机;萧峰是个契丹汉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重情重义,正直不阿,为人最为豪爽;段誉出身豪门,风流倜傥,情路婉转,最为波折;游坦之父母双亡、误入歧途,又为情所毁,最为悲苦;所以年轻人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虚竹夫妻。最喜欢的原因不仅是他木讷痴呆、天真戆直、宅心仁厚的秉性,而是他与李清露在冰窖里所结下的一段奇缘。金庸笔下公主不少,建宁公主刁蛮任性,香香公主单纯至极,阿九公主出家为尼,华筝公主远走异乡,只有这位美如天仙的西夏公主嫁得有情郎,实乃与她聪明机智,以擂台选婿为名,觅得梦中情郎有关。

三十多年来,我读的武侠小说屈指可数,而这为数寥寥中读的最多的也就金庸的这一部,它为我打开了男女世界中的另一扇大门,让我为之心醉神迷,让我甘之如饴。如今想起,都不禁为其中男女坎坷情路感慨万千;同时,也让我对爱情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没有时宁缺勿滥,洁身自好,对感情选择慎之又慎;拥有时倍加珍惜,心心相印。最后,让我们用一首诗来祝福你和你的“梦姑”:平生至乐在何处,平生至爱是何人?一醉千杯君莫问,怜取姑射山中人!     

(原创)梦姑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附一:新《天龙八部》片尾曲《痴情冢》

 

演唱:贾青 (徐溢) 作词:沈永峰  作曲:林海

眼里柔情都是你

爱里落花水飘零

梦里牵手都是你

命里纠结无处醒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人前笑语花相映

人后哭泣倩谁听

偏生爱的都是你

谁错谁对本无凭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原创)梦姑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附二:“冰窖初逢与张榜纳婿”部分故事情节

冰窖初逢

此后数日之中,童姥总是大鱼大肉去灌他,虚竹逆来顺受,除了念经,便是睡觉。这一日睡梦之中,忽然闻到一阵甜甜的幽香,这香气既非菩萨神像前烧的檀香,也不是鱼肉的菜香,只觉得全身通泰,说不出的舒服,迷迷糊糊之中,又觉得有一样软软的物事靠在自己的胸前,虚竹一惊而醒,伸手去一摸,著手处柔腻温暖,竟是一个不穿衣服之人的身体。虚竹大吃一惊,道:“前辈,你……你怎么了?”那人道:“我……我在什么地方啊?怎样这般冷。”喉音娇嫩,是个少女声音,绝非童姥。虚竹更是惊得呆了,道:“你……你……是谁?”那少女道:“我……我……好冷,你又是谁?”一面说,一面往虚竹身上靠去。

  虚竹向后一缩,那少女嘤咛一声,又靠近了些。虚竹待要站起身来相避,正撑持间,左手扶住了那少女的肩头,右手却揽在她柔软纤细的腰间。虚竹今年二十四岁,生平只和阿紫、童姥、李秋水三个女人说过话,这二十四年之中,只是在少林寺禅房中敲木鱼念经。但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虚竹虽然严守戒律,每逢春暖花开之日,总而不免心头荡漾,幻想男女之事。只是他不知女人究竟如何,所有想像,当然怪诞离奇,莫衷一是,更是从来不敢与师兄弟提及。 

        待到双手碰到了那少女柔腻娇嫩的肌肤,一颗心简直要从口腔中跳了出来,却是再难释手。那少女转过身来,伸手勾住了他的头颈。虚竹但觉那少女吹气如兰,口脂之香,阵阵袭来,不由得天旋地转,全身发抖,颤声道:“你……你……你……”那少女道:“我好冷,可是心里又好热。”虚竹难以自己,双手微一用力,将她抱在怀里。那少女“唔,唔”两声,凑过嘴来,两人吻在一起。虚竹是个未经人事的壮男,当此天地间第一大诱惑来袭之时,竟是丝毫不加抗御,将那少女越抱越紧,片刻间神游物外,竟是不知身在何处。那少女更是热情如火,将虚竹当作了她的爱侣。也不如过了多少时候,虚竹欲火渐熄,神智回复,大喝一声:“啊哟!”要待跳起身来。

  但那少女仍是紧紧的搂抱著他,腻声道:“别……别离开我。” 虚竹神智清明,只是一瞬间事,随即又将那少女抱在怀中,轻怜蜜爱,竟无厌足。两人缠在一起,又过了大半个时辰,那少女道:“好哥哥,你是谁?”这“你是谁”三个字说得甚是娇柔婉转,但在虚竹听来,宛似半空中打了个霹雳,颤声道:“我……我大大的错了。”那少女道:“为什么说你大大的错了?” 虚竹结结巴巴无法回答,只道:“我……我……”突然间胁下一麻,被人点中了穴道,跟著一块毛毡盖上身来,那赤裸的少女离开了他的怀抱。虚竹叫道:“你别走,别走!”黑暗中一人嘿嘿嘿的冷笑三声,正是童姥的声音。

虚竹一惊之下,险险晕去,瘫软在地,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耳听得童姥抱了那少女,走出冰库。过不多时,童姥便即回来,笑道:“小和尚,我叫你享尽了人间艳福,你如何谢我?”虚竹道:“我……我……”心中兀自浑浑沌沌,说不出话来。童姥解开他的穴道,笑道:“佛门子弟要不要守色戒?这是你自己犯戒呢,还是被姥姥逼迫?你这口是心非,风流好色的小和尚,你倒说说,是姥姥赢了,还是你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她越笑越响,得意之极。                                    

 

张榜纳婿

    银川公主是个痴心人,张榜招婿,只为那陌生得尚未能见面、熟悉得已融为一体的梦郎。  她显然是个很有主意和主见的女子,有足够的聪明和才学,也有足够的执著。张榜招婿,出三道问题,别出心裁,果然收到了奇效。

  酒罢问君三语,三问三答,不同人有不同回答,各见本色。

  包不同所答尽见其精灵刁钻,幽默风趣。

  段誉情有独钟,自得其乐,却最见其素心质朴,一往情深。第一问,最快乐的逍遥之处,段誉答是枯井中,烂泥里,再无此第一答了。第二问,最爱之人,段誉本欲答王语嫣,但经巴天石朱丹臣的点醒,不能失了王子体面,便答“爹爹妈妈”。此答一出,段誉胸中自然而然动了情,决不做作,这是本色。第三问答后,段誉忽然觉得自己不像爹爹,此作一大伏笔。

 

  宗赞王子三答,有其机智讨巧之处,但却流于轻浮和俗套,不入品。

  慕容复之回答,最绝,他竟没有过真正的快乐,又没什么最爱之人,做人做到了这个地步,真是可怜了。慕容复已将自己生命中所有的欢乐,所有的爱憎,都奉献给了他复辟的事业大计,作了祭坛上的牺牲物。

  萧峰三问而不答,悄然而去,极好。此乃真伤心人,其心中的一段隐痛,又何忍提起。

 

  虚竹之三答,这才出现真命天子。

  那宫女道:“先生尊姓大名?”虚竹道:“我么……我么……我道号虚竹子。我是……出……出……那个……决不是来求亲的,不过陪着我三弟来而已。”  虚竹和梦姑那宫女问:“先生平生在什么地方最是快乐?”

  虚竹轻叹一声,说道:“在一个黑暗的冰窖之中。”

  忽听得一个女子声音“啊”的一声低呼,跟着呛啷一声响,一只瓷杯掉到地下,打得粉碎。

  那宫女又问:“先生生平最爱之人,叫什么名字?”  

  虚竹道:“唉!我……我不知道那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均想此人是个大傻瓜,不知对方姓名,便倾心相爱。

 

  那宫女道:“不知那位姑娘的姓名,那也不是奇事,当年孝子董永见到天上仙女下凡,并不知她的姓名底细,就爱上了她。虚竹子先生,这位姑娘的容貌定然是美丽非凡了?”

  虚竹道:“她容貌如何,这也是从来没看见过。”

  霎时之间,石室中笑声雷动,都觉真是天下奇闻,也有人以为虚竹是故意说笑。

 

  众人哄笑声中,忽听得一个女子声音低低问:“你……你可是‘梦郎’么?”

虚竹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你可是‘梦姑’么?这可想死我了。”不自由主的向前跨了几步,只闻到一阵馨香,一只温软柔滑的手掌已握住了他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悄声道:“梦郎,我便是找你不到,这才请父皇贴下榜文,邀你到来。”

虚竹更是惊讶,“你……你便是……那少女”?“咱们到里面说话去,梦郎,我日日夜夜,就盼有此时此刻……”一面细声低语,一面握着他手,悄没声的穿过帷幕,踏着厚厚的地毯,走向内堂。

 

  梦姑终于找到了梦郎,梦郎终于再次拥有了梦姑,童话和梦境般的爱情,正要在此神秘和浪漫的场合下发生。

  虚竹给段誉的便条上写:“我很好,极好,说不出的快活。”

        这也只有段誉能真正理解:二兄弟一个在黑暗冰窟里,一个在枯井烂泥中,品味到人生的极乐,一般的呆气,一般的运气,一般的福气!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