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闲花落地听无声(原创)  

2011-09-02 16:07:05|  分类: 闲敲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花落地听无声(原创)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昨晚一夜失眠,清晨7点多的时候,正是清凉,竟然就睡着了,竟然做了一个古怪的梦——一个关于死去多年的大舅娘的梦。<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前一段是比较新鲜的,说我租老陈的面包车要去一个城市(好象是贵池?)办事,经过园子屋,顺便到母舅家坐,母舅的儿子也要去那儿;可老陈好,让他坐上车后不向我打声招呼就开走了,看看外面下着大雨,我也就无法,留在屋里。这时,几个老人过来,其中一个是姑婆,但我叫错了,见到的并不是园子屋的姑婆……

母舅毕竟是企业家,家里热闹,人来人往,我坐下说话的时候,他家里已经忙过了,但他并不在家,屋里只剩下舅娘。我知道舅娘过逝已多年了,而且母舅也后娶了一个中年妇女作继室,当我向正在处理家务的忙碌着的“舅娘”喊“舅娘”时,我看到她侧转过来美丽的脸庞,大吃一惊:啊——,怎么这么像过逝的那位舅娘呢?!也许我这人一向以来心直嘴快,口无遮拦,一边喝茶的时候,一边我就张着嘴问:舅娘,你和原先那位舅娘是不是同胞姐妹,或是有着很近的血缘关系啊(比如:堂妹、表妹)?她一声不吭,却向一边努了努嘴,眨了眨眼;我向旁边瞅了一下,在外面雾雨茫茫映照的光线暗淡的过道里,一个瘦长的黑影正背靠着墙根在向这里偷听,当发觉我们已发现了时,正朝外面走去……

 

闲花落地听无声(原创)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好像是母舅,似乎又不是,随之,梦在这里也就断了。

现前年和二哥到大母舅家拜年,第一次见到继娶的“大舅娘”,没什么特点,也说不上坏;她不大说话儿,其时正为洗衣时把母舅放在衣兜里的一个新买不久的手机给忘了,让它进了水,而遭到母舅的斥骂;我们知道母舅的性格,刚愎自用、暴躁易怒,那么多年,却没看过他朝大舅娘骂过嘴,当我们谈起她时,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在我们面前声音哽咽、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园子屋已很少去了,母舅他们也很少见面,是否我的内心还停留在以前,停留在大舅娘依然健在的那些岁月?这个梦里非常酷似的大舅娘是我心中留存的难以磨灭的回忆吗?

园子屋是父亲生前经常去的地方,那里有疼爱他的我们的姑婆,有经常在那憎饭吃的我们的姑娘,也有我们需要他们帮助的几个母舅。而今,只能在路过时,看到大路边大舅娘和姑婆坟前的萋萋芳草,一如我父亲墓后的巍巍青山…… 

闲花落地听无声(原创)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参考文章:拙作《生如夏花》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