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好医生记他一辈子(原创)  

2011-08-17 09:45:33|  分类: 闲敲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医生记他一辈子(原创)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前几天,妻得了尿道感染,这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就是像电视广告中天天卖男性药叫嚣的那样:专治尿胀、尿痛、尿不尽……

这病说不大,是因为它可以很容易治好;说不小,是因为不治就会像得了淋病,时刻准备着上WC;可妻就是执着“吃药对身体很不好,还是依靠自身免疫力来不治自愈”的怪思想天天如坐针毡般地熬着。

去年早在温州,她就有过这病,有次吃一诊所医生开的药竟然烧得大汗淋漓,真是她年青,要我,说不定就去见了阎王。妻坚定执着“自立更生”,恐怕也是与这些“畜医”把世界当成“屠宰场”看待有关。

这事不禁让我想起在县城学校读书时遇到的一个真正好医生。九十年代中后期,我大腿上生了一个大疔疮,又红又肿又痒,烧得火辣辣的,却又不能抓,当时觉得穿裤子都相当困难,用土方治过一段时间,没好;就只有硬着头皮到县一院先看看行情了——大家知道,那个年代县一院实际上是真正的贵族医院,没钱没权就没门进去,我之所以想去,看上的还是那里面的医生医技。

过道里人来人往,门诊室靠墙一张办公桌后坐着个戴眼镜的老年医生,他问了一些我发病的具体情况,然后又叫我脱下裤子看了看,一下惊叫起来:“这么严重了,赶快去开刀”!其时,我的疔疮已化脓,血水正从鸡蛋大的鲜红烂口子里不断流出来,让人不忍卒睹。听到老医生的喊叫,我几乎绝望,那要多大一笔费用啊!“开刀,开刀——”我喃喃地嗫嚅着,目光呆滞,一边沉重地向门外移去……

好医生记他一辈子(原创)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小兄弟,你过来,让我看看!”就在我即将溜之大吉时,一个瘦削长挑的青年医生很及时地叫住了我,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站在老医生旁边默默看着的人就是他;他再一次仔细检查了我的疔疮,然后躬起身说:“这样吧,我给你开一包中药粉,你回家后用醋调了敷上,两天一换,直到全愈”。说着就坐到桌旁开药方,大约他感觉到我狐疑的眼光,一边笔走龙蛇一边说:“我认识你,你不就是在四中读书的学生吗?!”通过交谈,我才知道他家就在我读书学校的旁边,我下课后回租房经常从他家门前路过,但我却没有注意到他,他这正从医校毕业,在一院实习。

这包含有七八种中草药的一大袋药粉,去毒、化脓、生肌,我依法敷上,不出半月就完全好了,价格却只有一块五毛钱。十几年过去了,由于当时急迫,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既没有他的电话也没有他家的确切地址,当我再次回到小县城里的时候,已是人去物非;如今,在碰到许多为了金钱失去人性的“兽医”后,只徒然留下对他一生的感念:这个世界——因为一个青年——也曾健康过……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