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续二)  

2010-03-20 09:28:23|  分类: 家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2010年春节侍母记  2010-03-17(龙抬头)

 

【接上续】——

正月初二    周一    

初二早饭后,把母亲服侍起来,便去梅家拜年,顺便也把园子屋诸母舅、姑娘、表哥的年也带了;去梅家时也去她奶奶家拜年了,其时她奶奶也正坐在房中火桶上,用厚垫子盖了下身,见我们过去,忙要起来倒茶,我们赶紧按住她。说起她的身体,奶奶说她这一年来也吃了2000多元的药,打了不少的针,天气变化,特别是这大冷天,骨关节痛得厉害,浑身痛得厉害。

梅奶奶和母亲一样大,都是属狗的,加起来也生了十几个儿女;但她身体比我母亲好,自从嫁给梅爷爷后,爷爷有一两年没让她下过一天水;现在她还能下地走动,还能自己洗衣烧饭吃(她有自己的灶,有自己的水缸,有自己的热水器,有自己的电饭褒),还能做一些家务事;儿女服侍她也比较孝顺,冬天不让她出门,不让她烧饭,怕她摔着;饭由各兄弟轮流送,她的吃喝是不愁的。

我想,如果母亲不接二连三地摔倒,身体怕也不会差到那儿去,怎么说,母亲有四哥物质上的大力支持,有众兄弟姐妹的全力照顾,健康是不会逊于梅奶奶的;现在,她的摔伤不能手术,就只有靠她身体精心维护后慢慢地恢复了。

 

正月初三   周二   

昨晚本来打算要好好睡上一觉的,可是鸡叫时,梅妈就忽地惊叫起来,说大脑邃地旋转起来,她感觉到失控的恐惧;前有一天也曾有过一次,这次又犯了,弄得大家都从暖洋洋的被窝里爬起来陪她坐到天亮。

上午在我们强烈要求下,由我和梅陪梅妈到龙泉医院去检查,照了CT,发现是劳累过度,加上枕头不当,脊椎压迫脑神经所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但如果当时没人弄醒她,就有中风的可能。

梅说这几天她妈自从“犯病”后,就感觉到一种来自内心的恐慌,怕一时喘不过气来就无声无息地走了,所以一直要求她睡在身边,晚上多叫她几次。比较一下我的母亲,其相似何其乃尔!她每次睡觉前总是要叮嘱睡在她隔壁服侍的人睡前叫醒她一次,或是半夜叫醒她几次;从这上面来看,梅妈和我妈,都有同样的心理需要,都是老人,都是病人,身体虚弱,心理脆弱;而我们这些健康的人、她的亲人,才是她们最大的精神安慰和现实依靠。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正月初四   周三   

中饭后,在岳父的嘱咐下,毕竟家里还有老母亲,梅就收拾衣物和我一起回家了。服侍母亲,吃喝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只有通过正常的吃喝,母亲才能提高免疫力,提高抗病能力,提高身体不能动的耐压力;而其它方式,比如抹药膏、涂药水、吃药,在现阶段都只能是辅助和提高作用,基本上或说基础保障上还要靠一张嘴能吃能喝,才能尽快地恢复到当初健康状态。

在四哥的主导下,母亲早晚随家人吃饭,中午就喝牛奶煮燕麦。我不在家时,由于二哥七弟都有家庭,为了生活白天黑夜地忙,所以吃喝的重担就落在大哥的肩上。可能是有一些吃喝偏见或存在其它一些原因,比如大哥急着上庙、担心喝多了尿多、有些菜不能吃、有些菜又太硬(母亲牙齿落得只剩下两颗门牙了)等等,加上母亲每次都在其它人后起床,他们吃完,等洗漱过后饭菜都凉了;故此,母亲每每吃饭都像是糊过来似的,早晚饭主菜基本是鸡蛋,而且是煎鸡蛋,就煎鸡蛋也有煎得比较硬一点的,母亲还是咽不下,更何况长时间地吃,再美味的菜也吃腻了;而大哥成年累月服侍,有时也已失去耐心,加上母亲表示的不如意,矛盾自然不可避免,这一顿饭,顿顿饭,吃得也真够辛苦啊!至于中饭,就很简单了,但大哥也只是象征性地挑一两勺燕麦,母亲早饭没吃好,中饭更是喝水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地熬日子,其艰难困苦真不是我们常人能够亲身体会得到的!

为此,我给母亲喂早晚饭时,即使自己没吃、迟吃,却总是力所能及地让她吃多、吃饱、吃好;准备中饭时,也是多挑几勺燕麦,而她吃时也没有说多了呀,就是我喂她也没有没喂完的;可见,她的身体是很需要“这么多”能量的,虽然下午或傍晚时有蛋糕或其它一些水果补充,可毕竟这基本的“饭”还是要保证的。

 

正月初五   周四   

初五,吃罢早饭,四哥父女、二哥两个儿子,一行5人就要告别家乡重返工作岗位了,在家所有的人都出来向他们告别,包的车已经停在前面路边,当母亲最宠爱的儿子——四哥向她依依不舍地告别时,坐在推车上的母亲又一次哭了;其它人都跟随四哥到前面告别他们上车,我和梅便留下来安慰母亲,她大约感到年事已高,病体衰残严重,还能不能等到再一次相见(一年的日子对于老人来说相当难捱呀!)也未可知;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样子,我们的眼眶也潮湿起来,在晶莹的泪光里,我口占一绝——《送四哥一行归河北》:餐风宿露把家还,相聚春节美梦阑;泪别沉疴何由盼?一年更比一年难!

四哥一行一走,家里就冷清多了。梅忙着打扫、收拾,我就坐在母亲身边,四哥走后,她就要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不仅如此,她还把平时塞在衣服下的双手拿出来,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拽着我;她也不顾寒冷,那么瘦削的手何来这么大力气呢,拽得我生痛,生怕我跑了似的。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