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2010-03-18 12:10:44|  分类: 家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2010年春节侍母记      2010-03-17(龙抬头)

离开母亲已有近一个月了,然而,回想起春节回家种种经历,都没有服侍母亲带给我心灵的洗涤来得震撼,我曾想把这种“震撼”单独拍摄下来,也曾试过我和妻的手机,当四哥给我们照像的那一次也曾动了这念头;可是最终,我都失之交臂。

时至今日,我仍在想:冥冥中,或许这些形式都不是我所能储存下来的格式,如果还能储存的话,天长地久,那就只能用“遗憾”这种格式来转换播放,像“遗憾”那样,把我和母亲的相处永远烙印在我的脑子中!

为了让这些“遗憾”不再埋没,我在这近一个月的业余时间里,用我拙劣的笔记载了下来,以此,与兄弟姐妹们分享,与天下儿女分享,与天下父母分享!                    

同时,我想借此文告诉母亲:我虽然离开了您,但天使仍在您身边!

   

腊月二十四     周日    

昨天一天的大雨,从5点半下班到6点半吃饭、收拾物品、交房租,连轴转,然后马不停蹄地拖着箱子大飞机驾临一样,一路惊天动地、急风急火地赶到火车站,坐公交到蟋凤,再在蟋凤外面的寒风苦雨中从9点等候到今天凌晨2点半,这才坐上回家的客车,一口轻松的气还没吐完,客车刚出温州,就熄火了;大修特修到天亮,车才又重新上路;在温州大约下了半个多月的雨,本以为冲出温州,云开雾散;不料车到遂昌又坏了,如此一路修来,怨声载道,等5点多到家时,已是:满目青山夕照明!

——终于回到家了!忙着给大家分发糖果,回家见到久未谋面的亲人,见到调皮可爱的孩子,尤其见到牵挂惦念、瘫痪在椅的母亲,没什么可以相比,此时的感慨和喜悦心情。

 

腊月二十五     周一    

早饭后去梅家看望了一下她的家人,顺便把梅先前带到她家的衣服分发给众兄弟姐妹的孩子,同时也接受来自四哥和侄儿等的礼物。

当我们吆五喝六大声招呼大人和孩子们分发礼物时,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笑脸和亲切热情的殷勤问候;可是,眼角余梢,我看见母亲正静静地坐在屋角四哥给买的高脚推车里,眯眼旁观,不禁心有所戚:是啊,所有人都有新年礼物,唯独她没有;所有人都欢声笑语,唯独她默默无闻;所有人都阳光灿烂,唯独她掩在灯光的阴影里;没有人去搭理,没有人去招呼,没有人去照顾,此刻,她是在向往我们这群年青人的朝气与快乐,还是回味她青少年时代的孤苦与贫穷……这些她都不能向我们诉说。

其实,应该说,母亲要的,我们大家都给她了;尤其是四哥,独自承担起她整个人的生活费用,大家都敬她爱她,在物质上给予了比较高的“待遇”,她也不缺什么;可是,我总觉得,我们还欠她什么,这种感觉只能这样形容:当所有人都坐在一起的时候,只有她是唯一的旁观者,不著一言的旁观者!

 

腊月二十六    周二    

天终于放晴了,阳光明媚,微风轻拂,很难得的一天,在我和大哥的帮助下,二嫂打来温水给母亲洗头和擦洗上身。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样清理头部了,随着二嫂的反复揉搓,母亲头皮屑上下翻飞,可能是堆积得太厚,洗了几次还是没能洗干净;而头皮屑反而越来越多了,最后我看见母亲银白的头发下,露出的是白中带红的头皮,不能再洗了。

清洗头部后,二嫂又接着把母亲擦洗了上身,母亲一身只剩下皮包骨头,瘦得令人寒心;她浑身无力,整个身子倦着随我从腋下向上提着,把我累得喘气如牛。洗好之后,二嫂还给母亲剪了头发,而这时,在几番折腾之后,她也已筋疲力尽,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只好把她送上床睡了,5点多才起来吃晚饭。

晚上,我怜悯她长时间坐在椅上相当难受,还是躺在温软的床上舒服,在她一再催促下,就不顾大家反对,在平时时间8点半送她上床睡了;可是还没睡一会,她就叫着要起床坐到堂先来。服侍过母亲的末弟和大哥二哥们说,按照以往,如果下午睡了,晚上要坐在10点左右才能让她去睡,否则她还没睡一会就要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啊!

我本不想理她,可她叫得好凶,叫得好苦,我就只好去劝她,说天还没亮啊,你才上床睡啊,再搬到堂先很麻烦啊……口干舌躁,苦口婆心,反复劝了几次,等到大家都去睡了,我也就只好放弃,自己去睡了,由于一天劳累,我一上床就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唤”了。

事后,我想,也确实,下午她睡足了,晚上早睡自然睡不着,又当是她头脑清醒时,一个姿势睡着也很让人心烦,所以她就想坐在堂先了,自己不说话,听听别人说话,也好减轻一下自己身体处于一个姿势的痛苦吧!

 

腊月二十七     周三    

今天是腊月27,尽管起得较早,服侍母亲起床,给她洗脸、擦香、梳头、喂饭,再自己吃吃;然后准备东西到梅家送春节和接梅来过年时,已是10点多了。其实,这是我的生活常态,为了母亲,我心甘情愿。

晚上的年夜饭是由二嫂主厨,七弟妻子辅助,比较丰盛,男女各一个大圆桌子,孩子们一小桌子,大姐(包括大女婿)二姐一家都来了,二哥家增加了刚结婚的侄子妻,很是热闹。酒席上,大家互相敬酒,殷殷祝福和热切希望,表达了各自的心声,使年夜饭高潮迭起。

此前,我已给母亲喂了年夜饭,所以这时我就可安心来吃了;其间,我为了不冷落母亲,也不时地招呼她几声,问她还想吃什么不,她摇了摇头;问她这么一大家子团圆了高兴不,她眯着眼笑了;酒宴最后,在四哥的倡议下,大家一齐举杯,恭祝我们的母亲健康长寿!

                                                           母亲,天使仍在您身边! - 天下第一诗铺 -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