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父亲  

2009-09-08 10:38:19|  分类: 她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自继绝学的博客的“散文创作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怀念我的父亲

『……接上』这时,最忙的当然要算是父亲了。他既要照料亲朋好友,又要照料“十班”,还要照料我,一路上,忙得不亦乐乎。其实,早在一个星期之前,他就反复思想、反复计算、反复询问我,唯恐落下什么东西。最后终于收拾了满满一箱子。临行时,他把这只箱子郑重地交给了帮忙人,嘱托他一路带好,上车时再亲手交给他。

欢送的队伍颇为壮观,因为一路上都有亲朋好友加入。也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们一面称赞父亲的坚强决心,一面盛赞我的刻苦好学。

在一片锣鼓声和称赞声中,不知不觉到了昭潭车站。父亲和我便一一与亲朋好友们握手道别,感谢他们的热情相送和真诚祝福。最后,还是车主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二位先上车,大家还是回去吧。”

车上,父亲告诉我:原本他没有时间来,想让人代他送我;但他又考虑到我路途遥远,家里无法照料;在一个陌生地方,人生地不熟,放心不下,所以还是推辞了其它事情,前来送我。他说:“一来可以让全家人放心;二来可以随机应变——看缺什么就买什么。”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车子一路还算顺利,到东至转车,下午三时左右就到了池州。然后乘学校接站车到学校。在学生会帮助下,我很快办完了报名、交费、买饭票、住宿等事项。父亲看到我们八人住一间房,同学们之间很要好、很团结,食堂伙食也不错,他终于长长吁了一口气——自己一颗悬挂的心终于落地!忽然,他发现寝室八位同学,除我以外都有皮鞋。他不愿让我受委屈,于是,当机立断,决定给我买一双皮鞋。其实,那时我虽对皮鞋早已“心向神往”,但一想到家里的境况,父亲的负担,这 “非份之想”也早就熄灭了。这次,虽然父亲主动提出来,我还是推辞了一番,但父亲坚决地说:“我主意已定,你就不要再说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父亲便领我到沿街商店寻找适合我的皮鞋。每到一处,他都亲自察看——看颜色,看质量,看厂家,看大小……最后,终于在一家鞋店买了一双黑色的三接头皮鞋。父亲很高兴,认为价格不贵,质量甚好,颜色也不错。我也很满意。从鞋店出来,我们就找地摊打底(即给鞋底钉铁块。那时给鞋底钉铁块是一种时尚。一是防鞋底磨损;二是据说走起来声响大,有气势)。果然父亲好眼力,在地摊打底时,因为是真皮,摊主使尽了全力才把铁块钉进去。后来,事实也证明:这的确是一双好皮鞋。它不仅伴随我读完了两年师专生活,还一直伴随我走上工作岗位——东至县青山中学。在青山中学四年里,我一直穿着它。后来,我考取了研究生,为了跟上时代“潮流”,我才忍痛让它“退休”在家,但那双皮鞋也没有坏。记得父亲在世时,还一直收藏着。每次我回家时,偶尔还能看见父亲拿出来穿穿。后来父亲去世了,人多事杂,无人管理,这双皮鞋竟不知去向。

办完这一切,父亲便要启程回家。学校距离汽车站还有一段路程。因为路程不长,我便决定送父亲走过去。一路上,父亲谈笑风生,显得很高兴,很轻松,全没有分别的意思。到了车上,父亲才露出别离的情绪,但这次却与上次东流分别大不相同,是别离中带有欢快,虽然也带有一丝担心——怕我照料不好自己。其时,我已二十岁,早已长大成人,况且经过东流几年磨练,大不必担心了。然而,对于这一切,父亲似乎熟视无睹,对他常年在外、不断长大的儿子,他似乎永远充满了担心——即使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两年的师专生活很快就过去了。不久我就在家里等待“分配”。为了能“分”到一个好单位,我便要求父亲给我“走关系”。父亲虽知其中利害,却素来不通此道,听完我的要求后,一脸茫然。但在我反复要求下,父亲还是答应了。

那天,父亲和我很早就起床了,目的是为了便于尽快赶到县城。临行前,望着父亲空空双手,我赶紧提醒道:“父亲,是不是买点……”“不用了,到县里再说。”父亲满怀信心地说。见父亲这样,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大约父亲在县城早就联系好了吧,我又何必多操心呢?

家乡距离县城仅一百多华里,三个小时就到了(那时路况差、车速慢)。父亲顾不上吃饭,便忙着带我去找人。我心里很茫然,但又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便只好在父亲后面跟着。不久,就到了一家单位办公室门前。只见门微开着,父亲便轻轻地敲了一下。得到允许后,我们推门进去。只见办公桌前端坐一人,个头不高,皮肤白净,微胖,年龄大约四十多岁。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下身穿着一件浅蓝色休闲裤。父亲便赶紧上前打招呼。那人倒也很和蔼,亦微微倾身颔首。落座后,父亲对我作了简单介绍以后,然后直奔话题:“他今年毕业,也想……”“啊,啊,”那人轻轻干咳了一声,似乎早就知道了父亲的来意,忙打断父亲的说话,“关于这个问题吗,我看你是不是去人事科,与他们协商协商,研究研究。”父亲如获“圣旨”,赶紧起身说:“您说得是。我就去找。那我就不打搅您了。”“好,好,”那人微笑着说:“那我就不送了。”……{待续}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