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父亲  

2009-09-07 10:23:32|  分类: 她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自继绝学的博客的“散文创作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怀念我的父亲

『……接上』分别的时刻终于到来。车主见人已满,便鸣起了汽笛,随后车子就徐徐移动起来。我的心也随之紧张起来。此时,父亲不停地向我挥手,意思是让我回去。虽然我也懂得父亲的意思,但此刻,我却不愿离开父亲,愿意多送他一程。我也举起手,拼命地向他挥动。等车子掉头向东、跑出了一段距离,他转过身来,仍看见我还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满脸茫然地挥手时,他触景伤怀,几乎情不自禁。为了不影响我情绪,他赶紧低下头,哽咽地说了句:“有事给我来信,”就再也说不出话来。看到父亲伤感的样子,我也禁不住伤感起来。当看到父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苍茫中的时候,我再也忍耐不住,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从此,我远离了父母,远离了亲友,开始了我独立生活时期,也开始了与父亲用书信交往的历史。每到月底,无论多忙,父亲都必给我写一封信,询问我一月来生活与学习情况;并把家里的近期情况告诉我——以免我想家。同时把我下个月生活费一并邮寄过来。我也按照父亲的要求,准时回信,一一作答。以后渐渐就成了惯例。在东流读书几年时间里,父亲和我都自觉遵守这个不成文的惯例,我从来都不敢破坏,父亲也从不破坏。

通过和父亲的书信交往,我渐渐地懂得了父亲,知道父亲身上肩负的重担。因此,无论我在学校有多少困难、多大困难,只要我能挺住,我都咬紧牙关挺着,从不向父亲提起。为了减轻父亲身上的经济压力,在东流中学读书几年时间里,我都是按计划吃饭,按计划开支,从不敢乱花一分钱。为了不辜负父亲对我的希望,早日考起大学,除了吃饭、睡觉,我几乎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因此,我的成绩也渐渐好起来。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经过几年的艰辛努力,1989年,我终于考上了池州师范专科学校,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吃皇粮族”中一员了。父亲很高兴,认为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因此,他决定设宴庆贺。那时,我那古老、贫穷而又偏僻的小山村,上学人少,上大学的人更少。这次我考上的池州师专,虽然并不是十分有名气的大学,但是,由于我是村里第一个正式考取的(前虽有一个,但是委培的),因此,备受村里和亲朋好友们重视。父亲的决定,无疑也得到了他们的鼓励和响应。我听说这件事,赶紧来劝阻父亲:“这次考取的学校不太好,也并非我所愿;能否复习一年,争取考一个好的大学,到那时再庆贺也不迟。现在设宴庆贺恐怕影响不好。”父亲听完,脸色渐渐暗起来,“复读是可以的,只是你的档案哪里去拿?不然,我就拿一些钱给你,让你把档案取回来复读,如何?”亲友们听说这件事,纷纷过来劝我:“我们穷人家的孩子,考取了,有了一个饭碗就很不错了,还挑什么学校?况且你父亲负担也够重了,这么一个大家庭,还有四个读书的(另外还有我三个弟弟),多么不容易啊!你还是先去读吧,等你出来了,考什么不行?!”一听到父亲身上的负担,我顿感沉重起来:虽然这次高考自己考得不好,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但现在条件有限,也只能如此而已了。想到这,我自己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大概是物以希为贵吧。我考取后,前来庆贺的亲朋好友不断,父亲特地设宴款待;乡里、村里也破例送了电影。记得我临走前一天晚上,两台放映机,在我家屋前屋后同时开放。同乡、同族中许多同龄人都羡慕我,前来庆贺的亲朋好友也不断向父亲夸奖我,父亲也觉得脸上有了光,满心充满了喜悦。而我呢,觉得自己考了不好,有负父亲和亲朋好友的希望,只好躲在墙角一隅,默默反思着我这次高考不理想的原因…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上学的日子很快到来。与前次到东流上学相比,这次却“风光”得多。一是父亲特地办了喜酒,亲朋好友、全村上下都知道了;二是临走时,同乡亲友们自愿组成了“十班”(即临时组织起来的打锣、敲鼓、弹唱队伍。家乡习俗:只要有重大红白喜事,同乡亲友们都要组织十班以示庆贺或哀悼),一路十里相送。

        记得那天,天还没有亮,父亲、母亲和全家人都起床了,同乡送行的亲友也来了。大家匆匆吃过早饭,就把我的行李准备好,又准备锣鼓,等父亲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系在竹篙上的、长长的送行鞭炮一响,锣鼓随即也敲起来;一些亲朋好友等我刚走出大门口,就赶紧过来给我“披红”(在家乡,这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即把红被心披在身上)。在鞭炮和锣鼓声中,在家乡亲朋好友的欢呼声中,父亲让我绕家乡一圈。每到一处,乡亲们都鸣鞭相迎,有的还“披红”。来到祠堂(也就是专门祭祀祖宗的地方),亲朋好友都聚集到那里,此时锣声、鼓声、鞭炮声早已响成一片。父亲特地让我向上鞠了三个躬,以表示对祖宗的敬意和怀念;又让我向四周的亲朋好友鞠躬,以表示对他们衷心的感谢……{待续}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