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父亲  

2009-09-05 09:24:56|  分类: 她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自继绝学的博客的“散文创作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怀念我的父亲

『……接上』看到父亲那痛苦而又故作轻松的样子,我的心绷紧了,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但怕父亲看见,只好努力制止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着。等他下来叫我上车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赶紧把毛巾递过去。他试了试头上的汗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拉着我说:“不要紧。走,上车去。”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了车,但车上的情形似乎更为糟糕。本来只能容得下二十几人的小中巴,里面居然装进了四五十人!座位自然轮不上我们,可是连站的地方也没有,我们只好踮着脚相互靠着。在这温度高达三十几度的炎热夏季里,汗味、腥味、臭味一起从四面八方袭来,几乎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我们只得捂住鼻子——紧紧地捂着,任凭车子摇晃也不松手。好在我们四周都有“人墙”,因此,一路还算“平安”。

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总算到了东至县城。然后换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行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东流镇东流中学。

我们走进校门,见两边都是房子,又看见有许多老师和家长模样的人出入,便断定学校的办公地点就在这里。父亲遂去寻找报名处,为我办理入学手续,尽快把我安顿好,以便第二天上午他能返回。不料这里仅仅是一个住宿区,办公地点在学校的后半部,距离这里还很有一段路程。因此,整整一中午,父亲也没有找到,午饭也没法去吃。父亲又急又饿又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放开嗓子呼喊我班主任老师的名字。可是,喊了半天,父亲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用。后来,还是一位好心人告诉父亲:“往后找去吧,报名处在那里。”按照他的指点,父亲找到了报名处,为我办好了入学手续。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到了晚餐时间,父亲带我去买饭。食堂里秩序很混乱,人多窗口少。为了争抢一个窗口,一群学生往往挤在一起,有时还打将起来,饭菜泼得到处都是。我们只好站在远处等着,待人散去,才上前买了点饭菜,胡乱吃完了事。由于学校不供应热水,我们只好到校外去买水喝;回来后,又不得不到井里去打水洗(因为学校水塔坏了,不能供应凉水)。晚上,为了省钱,父亲便和我睡在一起。一张单人床,一个枕头,一床被子,炎热天气,两人挤在一起,其难受程度可想而知!但是,由于旅途劳累,我们还是很快入睡了。不久,就被一阵痒痛所惊醒。我们睁眼一看,发现了大量的蚊子和虱子。父亲赶紧起来驱打,我也在旁边帮忙。可是,一群蚊子和虱子刚赶走,另外一群很快又来了(后来才知道是学校靠近江边、地面潮湿、寝室长期没有人打扫的缘故),我们只好不停地拍打。忽然,我感到非常地疲惫和困乏,身子一歪,眼睛一闭,就不知不觉地躺下睡着了。在梦中,我似乎再也没有感到痒痛,只觉得睡得十分香甜、舒畅。第二天清晨,我睁眼一看,父亲两眼通红,一边咳嗽,一边拿着我从家里带来的练习本,正在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扑打蚊子和驱赶虱子呢!

“父亲,你一个晚上又没睡觉?”我翻身起来,惊问。“哦?睡好了?”他转过身,看见我吃惊的样子,忙回答说:“咳嗽,睡不着。”过了一会,他忧郁地对我说:“看来这里的条件也很艰苦!”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吃过早饭,父亲带我上街买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他见一切都办妥了,便决定启程回家。在我送他去车站的路上,他反复叮咛我:要努力学习,不要贪玩,不要闯祸,家里贫穷,经不起折腾。又说,你一人出门在外,一要学会独立生活,照顾好自己;二要学会与他人相处;三要学会独自处理事件能力。然后又不厌其烦地向我讲解一些处理生活琐事技巧,最后他担心而又叹息地说:“这里什么都好,就是离家远、条件太艰苦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们很快到了车站。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的心忽然紧张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紧张,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但是,为了不增加父亲的烦恼和担心,在临别时,我还是极力控制住自己,努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父亲,你走吧。”

父亲爱怜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上车。他找了一个靠窗子的座位坐下来,目的是想和我多说一句话,多看我一眼。其实,经过一天的亲身实践,他心里十分清楚:在这样一个艰苦环境里,对一个从未出过远门、从未远离过自己、又无亲无友的孩子来说,这将面临着一个多么大的挑战!但是,为了我的学业,为了我的前途,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把他的忧郁和担心深深地埋藏在心里。为此,他反复告诫我:有事给他写信。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赶紧站起来,从口袋里倒出仅剩的二元钱,连忙跑下车来,不由分说地塞在我手里:“拿着,万一不够要用。”我知道这是他回家仅有的路费,说什么也不肯接受。他解释说:“到县城就有办法了,我可以到熟人那里去借,或者乘便车回去。”……{待续}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