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我的父亲  

2009-09-03 16:27:21|  分类: 她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自继绝学的博客的“散文创作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怀念我的父亲

    父亲去世已经一年多了,我一直想写点东西纪念他。可是,每当到了提笔的时候,我的手就在颤抖,我的心就在哀痛,感情往往不能自己。所以,直到今天,一个字我也没有写出来。我的内心感到十分的歉疚,觉得对不起父亲。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种感情表现得越来越强烈。于是,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强迫自己拿起那支久违的笔,写下了以下这些字。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好像一向很忙,一直很少和我们在一起。他大多都在工作单位,很少有时间回来。即使有事偶尔回来一两次,也是来去匆匆。有时甚至是我们睡觉以后。因此,我们难得见他一面,和他相聚一次。那时我还不懂得父亲,也不关心父亲所做的事,只管有饭吃,有衣穿,白天玩好,晚上睡好,有事找母亲,其它的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1972年,经过长期的在外漂泊,我们终于回到了父亲的出生地——昭潭,从此在这里定居了。随后父亲的工作也从外地调回。不过,父亲并没有因此而清闲,相反变得更加忙碌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不久我上学了。开始是在家里的旁边读小学,后来进了初中。碰巧父亲单位就在中学的旁边,我便住在父亲那里。原来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和父亲天天在一起了。可是,等我住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仅仅是一个梦想:除了月底开会父亲回来一次以外,其余时间他吃住都在乡下,我依然难以见到他。每次父亲从乡下赶回开会,我都感到他很劳累、很疲惫,便劝他留下来,歇息几天。他总是从不正面回答我,只是反复嘱咐我要好好读书。看着我顾盼的样子,他似乎于心不忍,但欲言又止,仿佛有话又不便对我说似的,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叹息几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我非常地迷惑。于是,便去问母亲。开始母亲也不回答,后来禁不住我反复地问,母亲叹息说:“你没有看见家里十一口人吃饭吗?这得全靠你父亲。支撑这个家很不容易啊!”看着母亲无奈的神情,想起父亲疲惫的身影,我似乎懂得了父亲的一片苦心,决心好好读书,报答父亲对我的一片希望之情。

残酷的现实最能教育人、警醒人。母亲的话很快得到了印证。有一年,将近春节的时候,家里终于断了炊。父亲到生产队里去称米,结果家里的口粮早已用完,且又大幅超支,按规定不能称。父亲没有办法,只得挑着空米箩(南方用竹编制的一种盛米工具)失望而归。看着人家热火朝天地过年,望着自己家中空空的米缸和一群等着饭吃、尚未懂事的儿女,父亲心如刀绞,默默坐在老屋的那条老凳上,好久、好久没有说话。

也许正是这个缘故吧,父亲下决心给我们读书,希望我们长大后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他的决心很快化为行动:我的几个弟弟和妹妹先后都上学了。为了供我们上学,他省吃俭用,干了一辈子财税工作,挣的钱也不少,但他从没有奢侈过。在我记忆里,他从没有穿过一身好衣,到餐馆吃过一顿好饭。他没有为自己买过手表,甚至冬天连袜子也舍不得买了穿。有时出外回来,食堂里饭吃过了,他竟然就饿着肚子。常年总是穿着一身打满补丁的灰色的旧衬衫和一双旧得发黄的老解放鞋,他把他的全部所得都用在我们的学业上。为了省钱,为了得到更多一点补助,他极少回家,来去匆匆。很快他的身体就被拖跨了:他患上了严重的气管炎。每到冬天,日夜咳嗽不止。但是,为了我们,他还是默默地、苦苦地支撑着;为了节省开支,他从没有去医院看过一次病;为了不影响我们学习,他从未向我们提起过,更没有抱怨过。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正是父亲承担了全部的生活重担,使得我能安下心来学习,1983年,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重点中学——东流中学。全家人都非常高兴,父亲更是欣喜无比。因为东流中学离我家甚远,加上我独自又没有出过远门,父亲放心不下,便决定亲自送我。

走的那天,全家人都起得很早,父亲则是半夜就起床了。一来他要给我检查行李,看是否落下东西;二来他担心去晚了赶不上车(那时客车很少,一天仅上午几班)。临走的时候,父亲特意让大哥拿出他早已准备好的一封鞭炮,要鸣鞭为我送行。我知道家里的困难,赶紧对父亲说:“还是不要放了吧,把它留下来送人。”父亲说:“没关系。放吧,图个吉利。”在父亲的坚持下,最后鞭炮还是放了。

果不出父亲所料,等我们走完七八里路,赶到永丰车站的时候(其实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人们常在那里上下车而已),那里早已站着一大堆人。过了很长时间,一辆又旧又破的小中巴慢腾腾开了过来。等打开车门一看,里面挤满了人。车主见人多,一边吆喝着人们上车,一边吆喝着人们把各自的包裹放在车顶上。没有办法,父亲只得往上送。由于人多,包裹重,父亲体力又不济,加上他患有严重的气管炎,车梯又陡,因此爬起来十分吃力。只见他一手抓住扶梯,一手攥紧包裹,努力地、一步一步地、艰难地向上攀。每前进一步,他都大口大口喘息着,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冒出。几次我都看见他在扶梯上摇了摇,但结果他还是挺住了。最后,他使尽全力,终于把包裹扔在车顶上。“好——了,好——了,上去了,上去了。”他趴在扶梯上,面带喜色而又气喘吁吁地说……(待续)

        怀念我的父亲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