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2009-09-14 11:28:15|  分类: 闲敲灯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返魂香”鬼故事系列之三: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0999

考证鬼神的起源,始于先民对祖先和自然的敬畏心理。后来可能认识到死去的人不能复生,就认定在人的肉体中寄存着一种看不见的神秘的东西,即“灵魂”,人活着的时候灵魂就主宰着肉体,使之能行走坐卧,有七情六欲;人死后灵魂就脱离肉体而独立存在,就是“鬼”。宗教(特别是佛教)教义中就有肉体是臭皮囊的说法。祖先的灵魂(即鬼)住在不可知的地方,和生前一样,并关注着后代的生活,于是先民就通过祭祀等活动祈祷鬼保佑他们人丁代代繁衍不息,渔猎农蓄兴旺发展。

    历史上写鬼神作品的相当多,比较有名气的如笔记小说晋?干宝的《搜神记》,清?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等;当然,写的最多、也最好的就数清?蒲松龄了,他一生怀才不遇,穷困潦倒。坎坷的遭遇和长期艰辛的生活使其毕一生完成了约40余万字的《聊斋志异》,内容丰富多彩,情节幻异曲折,跌宕多变,文笔简练,故事多采自民间传说和野史轶闻,将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的事物人格化、社会化,充分表达了作者的爱憎感情和美好的理想。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叫《婴宁》的、最后一部场景:在她的安排下, “夫君”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妻子举行结婚大典,婴宁隐身从庆婚人们的头上凌空而过,看着心上人和“她”重相逢,喜笑颜开,庆婚的人们喜气洋洋,步履蹒跚飘然而去……让人刻骨铭心。此正印证了郭沫若先生的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好了,言归正传。下面要讲的鬼故事也是一个人亲身经历的,而且她就是我的妻子,而且这是一个凶鬼,妻诉当时情境,恐怖仍犹历历在目。

 妻的家在杏花烟雨的江南,典型的丘陵地形,村子是夹在两条山脉之间,之间有一条小河,村子就安在河的边上,俗称“河洲”;在靠近一条山脉内侧的一边,有一条马路绕身而过,妻家为了生计就在山腰下的马路边开了一家小商店,为分散在山边一部分村子里的人和过往客商、客车司机方便。

一般地,七点左右,吃过饭,洗过澡,看看电视,聊聊家常,晚上九点,留下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妻的父亲看店,妻和母亲就要回到河洲上的家里去住。这天夜里,依照旧例,她们一左一右地走出店门,沿着店前铺着细沙的小路走向远处的家,走着走着,妻的母亲就感觉不对,怎么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妻使劲用鼻子一闻,咳,血腥味还挺浓;妻和母亲议论着是不是这附近死了一个野兽、家禽或老鼠什么的,可这是血味呀,是不是才死的,被野狗叨来?于是她们就不经意地拿眼睛在路两边睃,这一睃不打紧,借着初十几恍惚的月光,还真让她们发现了问题:在细沙还没全部渗透路一边的青草上,有点点细碎飞溅的鲜血,在绿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夺目;她们大吃一惊:不对,这有点像是从人身上滴落下来的鲜血,再往前走,血味越来越浓,血点也越来越多,几欲令她们呕吐;同时,她们隐约地听到像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呻吟,很痛很痛的那种,是不是有人受了重伤,正跑回家来呢?可是怎么他不呼救?又怎么不到附近的诊所?也不到路边妻家小店求助……,越往前走,那个男人的呻吟声随着鲜血的增加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了;妻母仔细地听了一下,似乎还比较熟悉,恐怖油然而生,一个念头在她们头脑中蓦然腾现:鬼,鬼叫,凶死鬼!妻和母亲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再也不敢朝河洲上的家里走去了,走,赶快走!她们几乎同时转过身来,携手飞奔而回。

        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回到小店,妻父不信,“护花使者”没保驾到半路,遇到相同情况,也兔子一样跑了回来,最后两人只好在店里坐了一夜。翌日,她们去察看那路,昨晚看到的鲜血却没了,但血腥味却久久不散;回到村子里,她们才知道,村里昨夜遇到“血鬼”的人有好几个,那个血鬼从马路边从上面一直叫下来,很是凄惨,叫到村子上空就消失了。大家议论,这么早的天,叫得这么厉害,肯定是一个凶死鬼!

 三天后,村子里妻的一个表叔在上山砍树时,不小心就被倒下的大树给撞死了。当时大家抬他的担架就一路经过那晚妻们回家的路,火热的鲜血染红了路两边的青草……

          血染碧草,凶鬼唳天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