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千里东风一梦遥   

2008-08-01 15:52:00|  分类: 一人灾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东风一梦遥
                                                                                                   0811
       去年的今天,我从梅宅搬到东方女子医院旁边,那个“乔迁新居”的晚上,我的泪水打湿了父亲新鲜的足迹;今年今天的晚上,父亲又首先光临了我的“寄人篱”下,带来了他最新的生命气息。
      这次梦的主题是延续了去年元旦时的现实:搬家,不但我要搬家,而且我也在搬家;不但我要搬家,而且一起帮我搬家的弟弟也要搬家;只是当最后我们搬完,坐在一起吃饭时,我清楚地听到“勤”地一声响——父亲钥匙掉了,这时父亲也吃好了,看他因吃饭大汗淋漓和鼻涕流得很长的样子,于是站起来扔给他一块纸巾,一边到远处给他捡钥匙,因为好奇的缘故,我就随手瞥了一眼,看到那钥匙是盾形的菱、中空,等我刚要把它交给父亲时,立马醒了。
       醒来翻了好几个转身,也没有忘记那把奇特的钥匙,后来说给老三听,老三说这是寓示我今年工作稳定,可是这并不能让我信服。包括今天,父亲去年来我这儿只有三次,中间一次是七月份他七周年祭时,我几乎倾尽了一生的泪水(参见《爱从梦归●创作后记》),每次来他都是应时应事而来,我想这次也不会例外吧,只是我一时还不能参透,但有一点,我或许能够肯定,就是前几天写《左脚爸,右脚妈》时,在里面我只提了一下他,其实想想,去年今日梦的主题,也正是我写这篇文章的主题(参见《春行无声●灵魂相逢》)——我没来由不写他啊!今天再次写下此文,就当是对《左脚爸,右脚妈》一个补充吧。
       去年的今天,今年的今天,都是进入新一年的第一天;去年的今天已过去,今年的今天也终究还是要过去,但这进入新一年的春风一年又一年吹过了,春风又绿江南岸,我们却依然没有多大改变,仅凭着这一股清新的春风,隔梦相望,扣盘扪烛,心事重重。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