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2007-09-15 15:45:50|  分类: 舌灿莲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然而,感情上的事往往是不按逻辑发展的,更何况,这样做也完全违背了我做人的准则,有人肯定会骂我趁火打劫,让她从一个火坑跳到另外一个火坑;但是既然在一个床上睡,孤男寡女有一点动作也是再所难免的(我不是柳下惠),我们交谈,谈亲友谈地域谈当下,也还算是融洽,她皮肤较黑,说话有一种“80后”女孩的盲目自信;尽管如此,夜深时宋还是和衣而睡,我把她搂过来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和摸了一下她裸露的肚皮,她没有反抗(毕竟我也不是那样惨不忍睹),转过脸去依墙、弓身、抱胸而睡,我在完成上述动作之后,感觉没有感情的抚爱也只不过如此而已(我更不会是覇王),又看到她那样子,也就作罢,一夜无梦,她肯定没睡好,6点半就起床了,看我没有援助她的意思,嚷着回去了。 
       后来几天没有消息,我想宋可能对那个男孩还心存幻想吧,也就不再过问,这时她发来短信说她想家了,这里饮食她不习惯,工作还是没有找到,而那个男孩自从她来后一分钱也没给她,她再次向我提出借钱回家的事,我说你过来吧,老三在,我们再沟通沟通。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那晚,她又来了,这次带过来一个小女孩,她介绍说是那个男孩姐姐的女儿,我问了一下,小女孩就在我住的附近一所小学里上学。这次才略知一点她“男人”的情况:温州郊区苍南人,在这他姐姐开的一家鲜花店打杂,文凭不高,没一技之长,又不务正业(80后的典型农村小子),经济入不敷出,那还有钱养一个女孩呢,他叫宋过来也只不过是想玩玩罢了(可能并不是心想的那种女孩),现在是躲在外面一直不肯见宋,宋在认识他真面目之后,唯一要做的就只有采取自救,然而现实的路全给堵死了:工作找不到,刚认识的人没一个人愿意帮助她,其中还算好一点的,也就是我这边给她一点微渺的希望了。谈了几个小时,我只同意给她出100元路费,可她回家要500元左右,于是没有结果,我们只得给她出主意说,你报警吧,让警察把那个家伙抓起来,让他赔你点钱,顾忌到他姐姐对她的情分,她却一直犹疑不肯,我怒其不争,只得随她又一次失望地离去。 
       中间又隔了四五天,我的工作也依然没有找到,这天早上买买报纸,联系了几家公司,9点正打算出去时,宋电话打来了,我还没说话,她一下就哭了,先是压抑的哭,很快接着就大放悲声,很是凄惨,我的本来就不曾冷酷的心马上就被击穿了,她哭着说她要回家,我说,那你就来吧,我给你路费。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一个小时后,她收拾衣物走来我住的楼下,眼睛红红的,肿着,头发蓬乱不堪,她说昨晚那个男人在她房间呆了一晚上(要强奸她?),她吓得一晚上没睡,感觉真是到了穷途末路,这才给我打电话。我于是立刻给她联系长途客车,没联系上,双屿车站到青岛最迟的一班车上午1130就要开了,而我们坐车过去,最快也得1140分才能到,最后只得准备去火车站碰碰运气——她是一刻也呆不住了! 
       到火车站,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直搭青岛的火车,却有到济南的,下午110分开,我给她买买票,时间尚早,就又带她到火车站对面吃中饭,一人一碗拉面(她那边人喜欢吃面食,但我却不喜欢),她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姓是对的,名却不是,年龄才20岁边上;饭后又买了一些水果吃,然后在附近超市买了一些面包和零食让她带着上路。 

                                     半路捡来的“娇妻”续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在侯车大厅稍憩之后,我送她上火车(她没坐过,这是第一次),告诉她怎样解决坐车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叮嘱她一路小心,并且再给了她100多元钱,好从济南转车回家;排队时,离别即将到来,她开始改口叫我哥,并且帮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一种别样的情绪在我们之间漫延;把她送上火车,安顿好,我握了握她的手,说着一路顺风、再见,再见! 
       无情无绪地走回来,刚刚爬上所租住五楼的楼顶,靠在阳台的围墙上小歇,一列火车从车站隆隆地开出,向前奔涌而去,突然想到,这就是宋乘坐的那辆,她是不是在窗边向这张望(我们曾在房前阳台一起看火车)?她这一去将再也不会回头!想到此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一段感情,还没从亡父七周年祭走出来,辞职后久久没能找到工作……想到前生今生,不知何时何处是此身,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热泪喷溅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