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性的一跪  

2007-09-14 09:53:25|  分类: 她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勃兰特“历史性的一跪” 
                                                                                   07912

       处理历史问题,必须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原则,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本着向前看的原则。但在实践过程中,这个原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涉及到国家利益和民族恩怨的时候。所以,处理历史问题,一要有胆识,二要有胸襟,三要有方法。三者缺一不可。历史问题处理不好,不仅事关当代人,而且还关系到子孙后代。 

       在这个问题上,德意志民族做得比较好,做得比较到位,做得比较出色。众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杀人成性,对欧洲人民,尤其是波兰民族和犹太民族犯下了滔天罪行,从而造成欧洲国家和民族与德国国家和德意志民族之间的深刻隔阂。这种深刻的隔阂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虽然德国法西斯头目希特勒灭亡以后,德国国家和德意志民族努力去消除这种隔阂,但这种效果似乎并不很大。 

        1970127日,时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的勃兰特访问波兰,在华沙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这位德国总理以超乎寻常的勇气,在全世界人的注目下,作出了一个令全世界人都震惊的决定:双膝跪倒在纪念碑前,向1942年被德国法西斯杀害的五十万犹太人致哀,向二战期间被德国法西斯杀害的六百万波兰人表示哀悼。用这位总理话讲:我下跪并不是我有罪。面对受害犹太人石碑,我不能仅仅面无表情地献上一个花圈就匆匆了事。我应该有所表示,有所行动。这不仅对德意志民族和犹太民族都有利,而且也为这两个民族将来打通一个通道,架起一座沟通、和解的桥梁。 

       正是这“历史性的一跪”,正是这最简单赎罪的方式——被当时的欧洲人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不仅仅化解了德意志民族和波兰民族数十年来的宿怨,而且也化解了德意志民族和欧洲其他民族的宿怨,使德意志民族重新赢得了世界人民的谅解和尊敬。用当时媒体话讲,就是“德国总理跪下去,德国人民站起来”。勃兰特当场和波兰国家领导人签下的“波德条约”,也是极好的证明。 

      遗憾的是,日本大和民族却缺乏这种勇气、这种远见卓识。致使今天也得不到亚洲周边国家和人民、乃至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热爱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的谅解、宽恕和信任。这不能不说是日本大和民族的一大悲哀。这只能说:日本大和民族还不敢正视自己过去的历史、过去的错误、过去的罪行,还没有出现这样一个有胆识、有胸襟、有方法的伟大人物;这也说明日本大和民族并不是一个有胸襟、有抱负、有希望的民族;这也证明日本大和民族不是一个诚实可信的民族——即使今天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这也至多说明日本大和民族是一个“暴发户”,是一个拥有巨大财富却毫无修养、毫无同情心、毫无正义感和毫无羞耻感的一个世界二等民族。 

     【点评】这篇转载自“继绝学的博客”( http://1a9898a1.blog.163.com/)的文章论据充分,论证有力,说理叙事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其中对日本在二战中对亚洲人民所犯滔天罪行的批判尤其让人大快人心,我想,这不仅只是用“遗憾”一词来总结,总有一天,血债还要用血来还!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