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我知音  

2007-08-31 11:15:47|  分类: 一人灾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音 
             题记: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红楼梦●枕霞旧友 


    古人三十岁叫“而立”,大意是人到三十,就应该成家立业了吧;我不但没“立业”,连家也没能成,虽然“恋爱”也谈了不少,但知音难求,现在也就只能谈谈一些与此相关、与爱相关的皮毛了。 
    我一向以为,现在社会开放,男女自由恋爱,你情我愿,谈恋爱是很容易的事;可是,通过和众多女孩的接触,我还是想错了,骨子里她们还是传统的,被动的形式还是没有变,欲语还休的形式还是没有变。可怜我在女性心理方面的研究实在少,不能破译她们外在言行的密码,从而让我屡屡望洋兴叹。记得看过一本公安类杂志,上面载有一篇对一名穷凶极恶犯罪分子的专访,当记者问他拿什么“糟蹋”了那么多良家妇女时,他和记者谈了其中一件往事:那时,他扒窃了很多手机,便时常摆在一个热闹的街角卖,有一次来了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只蹲着拿了摆在地上的几款手机看了看,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他马上收摊跟踪到她出租房,两人立马就上了床;后来,这个女孩就成了他铁杆同伙、贴心帮凶。事情就这么简单,从中我们可以窥知,这个犯罪分子对女性心理的了解真是妙到毫巅,如果他不犯罪,当一名女性心理研究工作者,我敢打赌,绝对不比享誉世界的《第二性 》作者西蒙波夫娃差! 
    男人对女性心理的研究现在成为一种科学,发扬光大,可是现实中,真正能运用的男人却少之又少,毕竟,说得好听没用。有些时候,我想,那么多女孩都瞎了眼(据说越漂亮的女孩越蠢),看不到人家的才能和富有潜力的前途,可她们的家人、朋友等能不能看到呢?答案是否定的,通过家人几次撮合,我还是相了几次亲,却没有一次成功,这除了女孩自身的问题之外,其家人的“睁眼瞎”在其中占了相当重要的成分。其实这种事情在“授受不亲”,只能通过“媒灼之言”成就姻缘的古代只能是糟蹋自家女儿,而史载 “东床坦腹”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雅量》)却是一个成功的家人相亲例子。 
    郗太尉写信给王丞相,说要给女儿从王家选个女婿。王丞相回信说:“君往东厢,任意选之”。郗公派去相亲的人回来说:“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咸自矜持。惟有一郎,在东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曰:此正好!访之,乃逸少(王羲之),因嫁女与焉。 
    这里除了王丞相的自信之外,特别让人感慨的是郗太尉独到的眼光,“诸郎咸自矜持”就让人难以忍受的了,竟然还有人“东床坦腹卧”,根本不把相亲当回事;咳,偏偏郗公就看上了他,而后也证明羲之果然没辜负郗公先见之明,在书法上成为一大家。后来我也曾捉摸,郗公之如此想,可能基于两点考虑:一是在正规高级公众场合,越言行出轨越是有才能、越是有备而来;二是在正规高级公众场合,越自然越能流露一个人真正的品性,越能显示他真正的内在潜质。羲之做得自然巧妙,郗公看得高远,这两人真是棋逢对手。然则现实中,特别在相亲过程中,女方家人往往把男方一些自然流露的不当细节当成缺点,横加指责;反而喜欢那些把自己缺点一时深深掩藏的男方,以后双方结婚,后果可想而知。 
    生活中我也无拘无束、自然率真,我可以幻想自己就是那个羲之,可我不能幻想遇到“郗太尉”这样的知音,毕竟,因了他,“东床快婿”、“东床坦腹”才能成为唯一、成为经典—— “郗太尉” 让羲之幸福一生,更让他女儿幸福一生,女儿应该好好感谢他老爸! 
    我一直认为,中国三十岁之前的女人不懂得爱情(随着“剩女”的增多,这个年龄顺延),除了以上所阐述的原因之外,还主要的一点就是“自由恋爱”,女人由于感性,被男人的花言巧行所迷惑,智力一直处于“零状态”,没能认识到其本来面目,草草结婚后才明白不是自己真正所要找的那个人,可是后悔已经晚了。有可靠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近年来有两高,一是结婚率高,一是离婚率高;就是对结婚人幸福指数调查,十成也只有一成多一点夫妻生活够得上幸福,问题出在哪?全在谈恋爱失去理智时对男人那一瞬间的选择上。 
    对于爱情的选择,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们现在的女人还不如古代的女人,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南朝“红拂夜奔”。 
    红拂女姓张,早年由于战乱随父母流落长安,迫于生计,卖入司空杨素府中成为歌妓。杨素当时是个通天人物,早年与杨坚配合,迫使北周静帝禅位;后又帮助太子杨广弑父弑兄而为隋炀帝,被拜为司空,受托处理一切军国大事。红拂是杨素身边的红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她却偏偏好日子不过,看上了穷途末路想到杨府碰碰运气、混碗饭吃的李靖,待李靖受辱愤而告辞出门时,不露声色地暗中嘱托侍立廊下的小童询得地址,晚上追寻而去;从此随他风餐露宿、浪迹天涯;当然李靖没有辜负重望,在李渊父子起兵后,显示了他卓越的军事才能,帮助他们平定江南,建立大唐;并攻打突厥,活捉颉利可汗,被封为卫国公,夫贵妻荣,红拂也就被册封为一品韩国夫人。 
    古来都是英雄救美女,所以美女一直处在弱势地位,以其“可怜”获得一种“惑主”的“红颜祸水”之骂名;殊不知美女识英雄,独具慧眼,化不利为有利,更主动地为自己谋得了更加安全可靠的发展空间,从而成就一番风流人生,让人击节赞叹之余不得不叹服:识英雄的美女是真英雄也!相比较而言,现代社会虽然发达了,可我们这些孤芳自赏的女孩却依然鼠目寸光,造成她们自身的悲剧是不算什么稀奇的了。 
       三十岁了,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没有成家是很失败的;然而,对于整个社会趋势和我个人发展前途来说,也不算多余。这里我把它作为一面自我悲剧的镜子来反照,也看到了对象的一面:同样是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