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春行无声  

2007-01-06 10:03:30|  分类: 一人灾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行无声
                                          ——元旦进行时
                                
        题记:不知道元旦大家是怎么过的,能记住这一天的往年我没有,就在今年,先前也没什么想法,如果不是某些事,某些人,某些梦想与泪水不期而遇的话,我想,这一天,肯定混同泥沙!      
                                              
                                      落得清静
        昨晚交多住一晚的房租时,房东就答应好了:今早我六点起来搬家,借他板车用一小时。
大冷的冬天,又是假日、星期天,实在是不想起床,可房东限定在七点之前用板车一次,所以我才不得不痛下决心,睡眼惺忪的爬起来。
        打开手机,立刻一条陌生的短信跳入眼帘:“我不知道流星能飞多久,值不值得追求;也不知道樱花能开多久,值不值得等候;但我知道有个人最值得问候,那就是你,祝你元旦快乐!”我再次搜遍了手机,也没找到这个号码,我想会是谁呢,终究没能想起来,于是我回信问它,它说:“哦,你不必记得我,删除了就不必再想起,只要我还记得就足够。”——起床以来,我始终没叫醒房东开门让我拿板车轮胎,于是趁这空闲和它聊起来……
        聊着聊着,我渐渐知道它是谁了,它是我去年认识的一个修电脑老板娘的妹妹,她在苍南一所中学教书,由于某种原因,我们没能走到一起,后来,我把她QQ连同手机、电话一同删除了,不料她今天却发来了这个祝福短信。
        房东后来还是醒过来了,但依然如同睡着——他声称车轮胎让堂弟借去搬家了,其实没有——他不想借。我也不强求,今天起得这样早,却在头天晚上就收到了这个让我“味之侧目”的短信,我为自己的付出已足够满足! 
        然而,“家”还是要搬的,无论我还是房东,异乡人带走的是自己最为重要的东西:爱和勇气;留下最无用的东西:陋房与鄙视。而房东呢,他们带走的将是最无用的东西:自私与自利,留下最为珍贵的东西:地皮和信任!
                                      切肤之痛
        搬了一天“家”,直忙到傍晚五点多才搬完,而天已黑了;兄弟老三打来电话,让过去吃年晚饭,却给我出了一道不算难的难题:杀鱼。
        虽然吃鱼不算什么新鲜事,但让我杀鱼却似乎是头一回,平时总是卖主给我杀好、掏空内脏拿回来洗干净就行了的;在家也从来是只管吃,不管杀和洗的,因为在家时间实在的少,基本都在过年时,有姐妹们去做,这次让我亲手操刀,实在让我有点晕乎。
        晕乎尽管晕乎,事情还得做,从清亮的水盆里捉住鱼儿,轻轻按到砧板上,说也怪,刚才在水中活蹦乱跳的鱼这下却驯服得很,一动不动,只把嘴张开着大口吸气,这使我想到网上众多杀人犯叙述杀人时被杀者(即使是身体比杀人犯强壮的人)的无助与柔弱,就连那个桀骜不驯、敢与小布什对抗到底的硬骨头萨达姆,临死时不也是驯服地把头伸进绞索么,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善良与正义是如此微不足道、如此弱不禁风?!
        学着买鱼时卖主杀鱼的样子,我用刀背连续地把鱼头重重拍了几下,一缕血迹从鱼鳃处流出,鱼儿马上不动了——生命原来是这般地脆弱,不堪一击!
                                        灵魂相逢
        由于白天劳累,吃饭时又喝了白酒,所以晚上没布置房间,铺好床洗洗脚就睡了,应该说,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然而我却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久未谋面的父亲。其时父亲坐在躺椅上,像往日给他剪指甲那样把脚伸出来,我把他的袜子脱下,又感觉到了他那脚温近乎的冰凉,不禁泪如雨下,想到他在二大家住,让别人服侍怎么会照顾的好呢(奇怪:我怎么就知道他在二大家住?)?!他说,要是有一双暖鞋就好了,泡泡脚穿上它,一晚上都是暖和的——我越发哭的凶了!……
        醒来,泪犹未干,而梦中情景仍历历在目,时凌晨3点20分。

注:
二大(ta第一声): “堂叔”排行老二的农村叫法,以前因其家穷,跟着儿子过,翁媳不和,常挨饿,母亲心好,他便常来我家乞食,先我父亲去世多年,墓地与我父亲的对山相望。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