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生如夏花  

2007-01-31 14:48:13|  分类: 家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如夏花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生如夏花

       07年来得最早的一月,1月5日傍晚7时,大舅娘得癌症走了。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兄弟老三,他是从园子屋姑婆孙女那儿听来的,翌日早上,老六就给我发短信来说母亲晨起时腰椎摔伤,随后我打电话回家证实,母亲进骨伤医院后要再在家将养一个多月才能起床行走——母亲比大舅娘长二十岁左右,白发人送黑发人——痛何以堪?!
我家母系亲戚都住在离镇仅两里地的马路边,大母舅由于从小聪明伶俐,长大后又借地利之便,乘改革的春风,开办了一家地板厂,不久就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现在资产也有几百万吧,大舅娘却这么早的就走了。
       小时候,过年时在大母舅家吃豆葱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事件之一。那时豆葱还是刚刚面世,很贵,在大母舅家第一次吃到这个菜时,软绵绵的放入嘴,用牙轻轻一咬,就汁水四溢,那种感觉真是爽,爽到心里去的时候,我就不得不佩服做这道大菜的大舅娘了。

                                     生如夏花 - 水垢 - 一路诗情到碧宵——中国诗歌的月亮
       听老三说,大舅娘在娘家也是村里的一枝花,是村妇联主任,在那个如火如荼闹革命的年代,也算得上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了。可在我眼里,她总是忙碌着瘦削的身影,从她甜美的嗓音里才能略略分辨出一丝当年绝美佳人的风韵。
        说起大舅娘,我又想起了二舅娘。由于早年二哥去向做桶匠的二舅学艺未成,二舅又死的早,所以多年关系疏淡;后来二舅娘新招了一个江西刘姓老俵,打鱼营生,嫁女娶媳,我们两家关系再又热火起来,在我上大学时,还向她家借了五百元钱做学费,随着拜年时我去她家次数的增多,我们也逐步地熟悉起 来。
       二舅娘其实长得也不亚于大舅娘,有一股温柔敦厚的味儿,只是家境贫寒,也许是前者劳心,后者劳力的缘故吧,各有千秋。然而,二舅娘死的比大舅娘更早、更年青、更惨!据说也是得了一个什么“绝症”,那么好好的身体,头两天发病,后一天晚上就死了,死后不到一个月,打鱼佬扔下他和二舅娘生的一个正在读高三的儿子和另外一个女人跑了。
       这样一个行为不轨的男人,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二舅娘还是草草地被埋了,此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她家。
大舅娘有万贯家财,也看不出她有多么幸福,二舅娘看得出她有一种生活的宁静与温馨,但这两人却都横遭惨死。如果伟大的思想家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灿烂……”还存在的话,我想,她们也只是灿烂在我们这些活人心中吧。
       但愿她们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

    注:
    豆葱:就是将豆腐切成条状放在菜油中炸,炸成圆棒形捞出沥干,吃时温水泡开,炒了或煮了吃。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