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第一诗铺:丝缘诗社

我将为此失去幸福的舌头,而你是否听到这来自心灵的呼唤?

 
 
 

日志

 
 
关于我

丝缘:法号空眼,号雷龙居士,天降花园,困于沼潭,餐风饮露,吐而为文,以竹为妻,以书为友,以网为家,癖好裸露,大隐于市,垢病天下,假以诗力,流荡四宇,高瞩未来,逢时而出焉,魈也。

网易考拉推荐

生无定所  

2006-12-31 17:33:48|  分类: 一人灾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无定所
    我的出生地也是个谜。
    我的出生地离现在的老家有一百多里,一个中国所有地名中,一个独独叫做“花园”的乡间小镇,它虽然在我们县里,但我从没有去过,梦里也没有见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里绝对不是百花之园。因为,我从一出生,就被母亲抱着离开了这个我两脚还不曾沾地的地方。
在我还是一个中学生时,花园来过一两次一两个“粮官”,他们来的目的是收取我家在那时超支的粮食款,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特别,但母亲经常给我们讲述那里他们如火如荼年代的青春故事——他们自从回老家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我上大学时碰到同班一个花园女孩,长得小巧玲珑,那时恋爱成群,班里一个男同学追她甚紧,每天看到他们一起吃饭、上课、游玩时甜蜜的样子,想,呵,花一样的年华,花一样的爱情! ——我那时在哥哥的功名利诱之下,胸怀大志:不考上研究生,绝不爱美人!——由是整个大学时间都耗在无谓的书本中。
    尽管如此,我还是从花园女孩的嘴中得到一些相关的“爱情”的信息:木阳(?)的女儿结婚有一年了!木阳是我家在花园“插队”(那个年代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的通称)时的邻居,生了个女儿和我同年,因看我小时长得肤白如玉,有模有样,特招人喜爱,先就征得我父母同意,把女儿嫁给我了。
父母回老家后,就再也没通多少信息,更无从说起“童婚”之事,我从大学出来,研究生考试也是无果而终,后来在家乡教书,后又来温,期间恋爱多次亦是越谈越没感觉,而我一直守身如玉的爱情,就只独独有这一份留在谈谈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